有些裂痕你無法去遮,只能捨得。
http://chikage4.blog5.fc2.com/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言ノ葉ノ花 ]言語之花 part.2
2009-03-18 Wed 11:49
等全部翻完之後,如果有心再整理一個修訂完整的完稿吧。
連載嘛,不要期待質量【喂】。

點開閱讀正文
“嗚嗚今天好冷啊。看樣子會下雪吧。”
一邊抱怨著好冷啊好冷啊一邊在主要賣電腦的櫃檯前開始工作的,正是哪怕抱怨都音量很大的店長岡。
正值十二月。年末商戰。似乎只是來看看過道狀況的男人當注意到在走廊上無所事事地站著的余村時,走了過去。
“余村,抱歉如果你很閑的話去外面幫忙發下傳單。果然只有學生打工的話是不夠的啊。”
“我知道了。這就去。”
“噢,拜托你了。”
余村在這裡是一介合同工。
二十九歲,作為和打工沒什麼區別的合同工來說,多少年紀大了些。余村半年前就職的是兜售知識的販賣業,簡單來說就是售貨員。這是一家開在市內靠近電車站的家電店。
這家就遍布全國的量販店來說規模略小的店子,開設在私鐵電車高架橋的下面。雖然并沒有和車站直連,但是就在附近不遠處,所以生意還不壞。
但是,只有今天晚上客人很少。迎來年末,儘管已經延長了一個小時的營業時間,但是比起客人來說,店員的藍色制服夾克衫更引人注目。
這并不是因為已經過了晚上8點的緣故,而是因為今天晚上是特別的夜晚。
——聖誕節前夜嗎,真討厭。

從上個月末開始,余村就好幾次如此想到。
聖誕節。一年中余村最為討厭的日子。自打內心做下這個決定,整好滿三年。
從那個,把自己的一生徹底改變的聖誕節清晨開始——
店子的正門略有些熱鬧。擺了一個抽籤的攤,裝扮成聖誕老人的店員正往客人手裡遞便宜的贈品。
“誒,還要發嗎?”
發傳單的打工者剛工作完畢坐到椅子上。雖說感覺上的確是學生打工者,但是這女孩子的化妝也太濃了。看上去很冷的兩條腿從短得過分的裙子中伸了出來。
“這是店長的命令。”
“但是,還有一個小時不就閉店了麼。”
“今天收了傳單,或許明天就會來了吧?”
“我知道了,這就去發。給,這些是你發的份。”
對方唰的一下把傳單的一半塞到余村胸前,他被這出其不意的行動嚇了一跳。
此時他聽到了“聲音”。
(這個可惡的老頭。傳單什麼的我早就丟掉了)
不管再是怎樣的短期打工,也不該這麼做吧。雖然這口氣能讓人立刻炒了她的魷魚,但是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問題。“在心裡”無論有怎樣的反抗情緒,即使把別人稱呼為可惡的老頭也好,那都是個人的自由,誰也沒有阻止的權利。
從三年前的那個早上開始,余村的耳朵里一直能聽到這個“聲音”。
本應是聽不到的人的“內心的聲音”卻源源不斷的在余村的耳畔響起。二十四小時,三百六十五天,就如同停不下來的嗝一樣。
若是打嗝倒還好了。雖然身體上的毛病不管多小若是治不好都會很痛苦,但是症狀總是能得到別人的理解。也能去相應的醫院對症下藥。
無論在哪家醫院就診,余村都會被轉到精神科。譫妄、神經症、強迫症之類的。雖然感覺自己是聽了不少說明,但是共通點都是從根本上就否定了“聲”的存在。
余村自己最開始懷疑這是幻聽。但是,通過各種方式確認的時候,確信了自己的確是能聽到人內心的聲音。
醫生說,這不過是敏感且比常人更善於察言觀色而已。也有人用解讀暗語、通過談話技巧來讀取個人情報的方法來解釋。
雖然并不是完全沒有相信的人。但是在網上搜了一圈,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樣進了一家詭異的診所,對方卻說出這是神的力量之類可疑的話來,不禁令人卻步了。

確實,把這稱為超心理學現象或許是最為恰當的。但是對余村來講,所謂超能力是集中精神把東西移動幾毫米、或是有那麼幾次猜中別人的心思,而不是像這樣隨時隨地全年無休的聽到別人的心聲。
最開始要把心聲與普通的聲音區別開來都很困難。余村周圍的朋友也好、熟人也好、甚至是電車上相鄰的陌生人,無論何時所有的人都在源源不斷的傾訴著自己的心聲。
余村用了一個月把公司的職務辭了。尋找治療法的事也沒持續多久。與人相見變得非常痛苦,甚至是出趟家門都好似經歷浩劫。未來被寄予了厚望的余村卻獨自悶在公寓裡,終日像個病人一樣在床上或是沙發上懶懶散散的打發日子。
人心什麼的,讀透了并不能讓人開心。人心絕對不是只有美好的部分的,不如說骯髒的部分更多。
猜忌,嫉妒。惡意。一擁而上就如同跳蚤一般無法擺脫,“聲音”不停的蜂擁而來。余村的內心很快就感到了疲憊。
(如果沒有這個傢伙的話,我的工作就不會被過低評價了)
決定離開公司的,正是同事的這一句話。
這是來自同期的、把他當做朋友來看的男人的“心聲”。
辭了工作,遠離人群——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兩年。
這樣下去可不行。使這個想法變得越發強烈起來的,不僅是出於完全不想回到過去的生活,還單純的因為存款見底了。

余村本來并不是內心柔弱的人。回歸社會的地方選擇在與人接觸的機會很多的販賣業,也是因為討厭那個悶悶不樂的自己。
——可惡的老頭子,嗎。
抱著被塞到胸前的傳單,余村突然笑了出來。最近無論是聽到怎樣的責難都幾乎不為所動了。這與正面迎擊略有不同。只是放棄了而已。習慣了是最為接近的說法。
到了這個年紀誰都知道。人是有一表一里兩面性的。既有真心話也有場面話。區別只是在於聽不聽得到而已。只要分得清就好。
自打余村能聽到“心聲”開始,他的感情起伏就變得微乎其微了。
說不定看上去是比實際年齡還要老成。
余村走出過道就看到了打工者的背影。
不過,那個年紀的孩子的話,只要是穿著襯衫打著領帶的人看上去都像老頭子吧。
二十九歲。余村還年輕。雖然身高是平均高度,但是身材纖瘦且勻稱的余村并沒有長出小肚子,以前在職場經常被人稱贊說很適合穿西裝。總令人覺得有些憂鬱的面容并不令人感到陰鬱,反而是會讓女性抱有好感的那型。

但不管怎麼說,最終肯定都會變成一個真真正正的獨身老頭。
聖誕節。當余村抱著傳單走出通道時,就看到了一對情侶。三年前分手的女友的臉龐在腦海中若隱若現。明明那天晚上兩個人一起吃的晚餐的內容也好、那豪華酒店房間的內裝修也好都忘得一干二凈,但只有她的“心聲”和在那微暖的房間裡看到的雪景卻記得清清楚楚。
無法忘懷。
并不恨她。總之自己并不被深愛著,說到價值的話即是除了穩定的收入和將來性便一無所有的男人罷了。也沒什麼稀奇的。那樣毫無夢想可言的情侶大概有五萬對左右吧。
只是,余村并不是對真相都心知肚明了還能結婚的人。害怕著“聲音”,半逃避著與她分手了。雖然她無法理解而問起余村分手的理由,但是當余村告訴她他已經把公司的職務辭了的時候,就再也沒來聯繫過了。
——好冷吶。
遞出傳單的手在發抖。氣溫正一個勁的往下降。空氣冰冷到若是如同店長所說的下起雪來也不奇怪。
余村覺得自己像是賣火柴的小女孩似的。來來往往的人只顧匆匆的離開,接過傳單的人非常少。

當回過神來的時候,廣告牌的燈都熄了。
當余村發出去一些傳單,正向人多的地方走去的時候,迎來了閉店時間。應該是在過道反方向發傳單的打工者不知何時也不見蹤影了。
得快點回去。余村走神了一會。然而立在店子入口的幾個雕像突然朝余村緩緩地倒了過來,他被嚇住了。
余村被嚇得雙腿動彈不得。千鈞一發之際,身體感到了重重的一擊。
并非是雕像的重量,而是人的重量。
“危險!”
撞過來的男人如此叫道。余村剛往後仰的那一瞬間就在入口附近的樓梯處失去了平衡,當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躺在地上了。
不,正確說來不是躺在地上而是男人的身上。
“好痛…”
余村一邊起身一邊條件反射似的如此說道,雖然痛是痛但其實并不是很痛。化作肉墊總算是護住余村的男人,穿著和余村一樣的藍色夾克衫。
他是在抽獎攤幫忙的年輕的營業員。周圍扔著幾本簽。看來是正在收拾的當口吧。
“你,沒事吧?對不起,我走神了。”
雖然余村站了起來,但是男人卻沒有要站起來的意思。他兩手撐在地上,只是動也不動的望著自己。
(余村先生…)
余村被叫了名字,差點就下意識的回應他了。
在震驚以及混亂的大腦中響起的是“內心的聲音”。男人那薄薄的嘴唇緊緊地閉著呈一條直線狀,一動也不動。眼睛也像是忘記了眨眼一般凝視著自己。
色的頭髮加之色的瞳孔。眼神非常銳利。男人就好像是對自己生氣一般一直盯著余村。
“你,沒事吧?”
余村不安地再一次開口問道。男人終於回應了。
“沒…沒事。什麼事都沒有。”
這是毫無感情起伏的聲音。表情也沒有變化。但是,余村知道,在他被問到的瞬間,男人的內心坦率地應了聲“痛”。
看來是腳很痛的樣子。
(腳)(好痛)(一陣一陣的疼)
這是余村斷斷續續的聽到的“心聲”。恐怕是因為用亂來的姿勢保護了自己的緣故,腳踝扭到了吧。

“不可能…什麼事都沒有吧。能站起來嗎?真的非常抱歉,因為我害你……”
余村伸出手去。對眼前因幫助自己站起來而伸出的手,男人如預料一般投以感動的視線。
“什麼事都沒有。我很好。”
如果討厭的話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如果能自己站起來的話那就好。當余村心情變糟正準備把手抽回去的時候,彷佛是要阻止他抽回去一般男人抓住了他的手。
(余村先生的……手)
余村任由男人握著自己的手的時候看著自己的手。
(余村先生的聲音)
余村驚訝的半張著嘴。
(余村先生、余村先生、余村先生)
余村被男人的“聲音”壓倒了。簡直就好像是一個弱智一樣一直念著自己的名字。
“那、那個,你……”
男人的眼睛緩緩的眨了一下。
“啊……”
他發出一聲說不上話語的聲音。
(手,得快點……放開。不然會被他覺得奇怪的)
余村已經覺得奇怪了。正當要把腦袋歪下去的時候,又聽到了“心聲”。
(怎麼辦,但是……不想放開。余村先生的手……喜歡的人的手)
余村感到碰觸到的手掌的熱度升高了。
余村吃了一驚。三年前自聽到那驚天動地的“聲音”以來,彷佛連活動都忘記了一般變得遲鈍的內心,此時此刻正強烈的動搖著。
男人的“聲音”彷佛是說給自己聽一般再次響起。
(這是喜歡的人的手)
別窓 | 言ノ葉ノ花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安靜生活 | 「愛即修羅道。」 | [言ノ葉ノ花 ]言語之花 part.1>>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愛即修羅道。」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