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裂痕你無法去遮,只能捨得。
http://chikage4.blog5.fc2.com/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言ノ葉ノ花 ]言語之花 part.1
2009-03-17 Tue 16:27
看不進書的時候就拿這個來讓自己平靜下來。這部小說對自己來說很治愈。於是翻譯的時候也覺得被治愈了。
廢柴翻譯不定期連載中,也不知道會不會翻了一半就棄坑……
雖然肯定沒有什麼人看,但是還是嘮叨一句保險起見吧,在翻譯完成之前轉載不可。之後如果有想轉載的同學(會有嗎?)請在留言板申請。
這篇翻譯不僅給我自己,也給鬼,希望我們倆精神都能儘快安定下來。


言語之花
原作:砂原糖子
翻譯:chikage

440352169X.jpg


這是三年前的事了。
在余村和明的記憶中,這個冬天非常的寒冷。
因為在這氣溫比往年都還要低的聖誕節前夜中,女友期待著今年會有一個白色聖誕節。無論是在一個月之前就預定好的飯店裡,還是在同樣預約好的景致優美的酒店房間中,他都曾數次聽到她這麼說,所以不可能會忘記。
他微笑著想道,女性無論年歲幾何都心懷浪漫啊。甚至有些矯情的覺得要是雪為她而降下就好了。
這個晚上并不只是聖誕節,還抱有更為特別的意義。藏在余村口袋裡的是就聖誕禮物來說格外昂貴的戒指。一枚三個月的工資剛好夠買的鉆戒。
戀人比自己還要小三歲。身材嬌小容貌可愛,說來是一位寡言而溫柔的女性。雖然余村并不是特別喜歡性格沉靜的女性,但是任誰都喜歡溫柔的人。他覺得若是和她在一起,就能組成一個理想中的家庭。
在飯店吃飯的時候,他向她求婚了。她先是吃了一驚,然後露出了靦腆的笑容。答案當然是yes。余村并沒有感到怎麼緊張。余村在交際方面沒有問題,在一家很大的軟件公司就職工程師,年僅26歲就受到了工程組領導的賞識,工作順順當當。哪怕是她的雙親,也會舉雙手贊成祝福吧。

一切都盡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甚至有一瞬余村會無聊的覺得,無論是鄰桌的顧客還是乘在美麗的盤子上的料理,都如同是為自己精心準備的。世界的中心就是自己,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也是自己。余村的人生至此是一帆風順的。
幸福是沒有罪孽的。余村一次都不曾想起今天是耶穌的生日,他在敞的床上擁抱著女友,滿足的進入夢鄉。
醒來的時候已然是清晨了。本應在懷中的女友那纖細身體卻不見蹤影,余村氣惱的起了床。房間的各處都還很溫暖,即使只穿著浴袍,身體也并不覺得寒冷。
略有些乾燥的空氣包繞著余村的身體。
房間外雪白一片。
窗簾大開的窗外,飄舞著雪花。
雪紛紛揚揚飄散飛舞。映入眼簾的只有低垂籠罩的雲層和紛沓而至的雪花。擁有纖細雙腿的女友坐在窗邊的椅子上,把穿著和余村同樣深藍色的浴袍的背轉了過去。
“結…衣”
余村剛把她的名字喚出口卻頓住了。

女友抬起了左手。戒指在無名指上幽幽的發著光。背深深的陷在椅子裡,她一直凝視著這隻手。
在余村的耳朵裡,響起了微弱的聲音。
(嘛,也就是這種東西吧。)
這句話余村聽得非常清楚。在還未弄明白意思的時候,話語就漸漸涌進了余村的耳朵裡。
(真討厭啊,要做主婦什麼的。絕對無聊到死。但是肯定總比工作輕鬆。)
像是咂嘴一般的聲音。
(是不是答應得太早了,算了,他的話應該會給自己一個好生活吧。啊,明明我還想再自由一陣子的說。而且可能會遇到更好的人呢。)
這是她的自言自語嗎。余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結…衣子?”
嘴唇乾得連開口說話都感到痛苦。余村的聲音是如此僵硬以至於這三個字聽上去如同不是她的名字一般,就好像油燃盡了馬上要被廢棄的機械似的。
“啊,你起了嗎?早上好,和明。”
她回過頭來。一下子露出和往常一樣的笑容,有些害羞似的把睡亂了的長髮撩了上去。
“怎麼了?你表情不對勁哦。”

“沒…”
當余村的身體保持著起床的僵硬狀態時,又傳來了她冷冷的聲音。
(這個人在發什麼呆呢,怪人。)
“吶,你看你看。在和明睡著的時候,已經變成白色聖誕節了哦。”
總覺得有什麼地方非常不對勁。
溫暖的房間,窗外寒冷的景色。無憂無慮的笑容,冷冰冰的直刺內心的話語。
女友笑著招手。跟隨她揮動著的手的邀請,余村搖搖晃晃的從床上走了下來。總覺得這光亮毫無現實感。昏濛濛的朝陽反射雪光把窗邊渲染得一片恍白。
“看吶,和明,雪,很漂亮吧?”
“誒,啊啊…”
(嘛,看看倒是不錯,但是下這麼多可怎麼辦好啊。啊啊,靴子會被打濕的。明明剛擦乾淨的說。)
“結、結衣子,你…剛才說什麼了?”
余村凝視著女友。
她白凈的臉上帶著驚訝的神情看著自己。
“誒?什麼是指?”
(搞什麼啊)
“我說下雪了很漂亮啊。”
(別人說話他沒在聽麼?)
“和明真是不懂浪漫呢。”
(浪漫什麼的,笑死人了。啊哈哈哈。真是的,男人就是單純的生物。我明明是為了讓你高興才裝得一副滿心歡喜的樣子。真蠢啊,這個年紀的女人誰會為了下雪而興奮啊)
余村向後倒退了幾步。腳自然而然的從女友身邊退開。一種對未知事物的恐懼涌了上來。余村覺得眼前一直微笑著的戀人的臉龐突然變成了包著戀人表皮的人偶,笨拙僵硬的說個不停。
“和明?”
一切都支離破碎了。
余村回過神來。
沒有動。明明清晰地聽到了她的聲音,但是當她冷言冷語的時候,嘴唇卻如同屏氣一般動也不動。
步子向後退去。想叫出聲來。然而現實中余村什麼也說不出來、嘴巴張的大大的就這麼向後退。
聽不進她阻止的聲音,余村飛奔出了房間。

噩夢。如同朝夢的出口進發一般余村在走廊上狂奔著。全身被這衝擊鞭打著。
當余村飛奔到電梯間時撞到了酒店的男服務員。
“…喂,客人您沒事吧?”
(搞什麼鬼啊,你看哪裡走路的啊)
“請問有沒有受傷?”
(喂,快道歉。別以為你是客人就可以不道歉)
服務員對呆愣著直站在那裡的余村不斷地說著話。溫柔的語言,冷漠的語言——有一半不是話語。
嘴唇并沒有動。并不是只有女友。
“啊…”
從余村張開的嘴巴裡發出的,只有這一聲從肺部硬是擠出來的模糊聲音。
哪裡都沒有這場夢的出口。

待續
別窓 | 言ノ葉ノ花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言ノ葉ノ花 ]言語之花 part.2 | 「愛即修羅道。」 | 蛋蛋23話吐槽>>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愛即修羅道。」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